運動雲

職業網球改制難入門扼殺夢想  網球員不爽策劃罷賽

▲▼ 曾俊欣。(圖/海碩整合行銷提供)

▲ 曾俊欣。(圖/海碩整合行銷提供)

記者林育正/綜合報導

鑑於過去在職業網壇打滾的選手人數眾多,卻只有少數人能夠真正賺錢。國際網總ITF和男子職業網球協會ATP,以及女子職業網球協會WTA今年徹底改制,具世界排名的人數大減。而挑戰賽會外賽名額大幅減少,選手只能「向下參賽」打基層ITF賽事,讓「職業球員」成為難以擠進的窄門,讓球員有了罷賽的念頭。

網球高額獎金集中在少數人身上已不是新聞。根據過去統計,可能要排名前300的球員才能打平交通食宿、團隊等開銷,生態相當殘酷。從今年開始,擁有職業積分的男子球員從2000多人縮減到600多人;女子球員從2000多人減少到800多人。

請繼續往下閱讀...

而在此政策下,對於台灣新生代排名365名的吳東霖、404名的駱建勛、463名的曾俊欣以及623名的許育修影響甚大。以男網賽事為例,雖然會內賽增加至48籤,但對排名300、400多等「不上不下」的選手來說,會外賽僅有4籤為非常不利的因素。

如此一來,原本有可能挑戰ATP挑戰賽的選手,必須下修參加ITF巡迴賽,擠壓更為基層的選手。另外在ITF巡迴賽,會內甚至有5籤保留給青少年排名前百球員,會外賽也縮減到24籤,比賽數量光看今年前三個月更從113站減少到95站。

有許多人可能會說之前職業網球員數量太多,但改制之後,懷抱網球夢的選手可能連ITF巡迴賽的入場券都拿不到。 再加上一萬五美元賽事和兩萬五賽事打到4強之前,都只能獲得ITF積分。對於較為大器晚成、經歷受傷的基層選手,想要登上ATP舞台難度不小,闖進職業網壇的難度可能越來越高。

在國外有球員成立”player vs ITF ”社團和Instagram表達訴求,如果沒有得到正面回覆,就要組織選手在同一週罷工不參賽。

「說實在改這個制度,對大家都很不利,讓許多去年尚未開始挑戰職業賽的人沒有舞台。我們也都在討論要怎麼應對,但沒有向他們反應這麼激烈要跟ITF抗議,去罷工。我是覺得要改東西有可能,像會外賽增加籤位,但改回去很難。但我看4月挑戰賽有增加,所以到年中大概就會知道怎樣。」吳東霖說。

▲吳東霖。(圖/海碩整合行銷提供)

▲吳東霖。(圖/海碩整合行銷提供)

關鍵字: 網球ITF

熱門新聞

沖繩現場/王柏融敲三壘安打 廣島名將:沒有全壘打?

杜拜女網賽/謝淑薇直落二奪冠 收下生涯第21冠

杜拜女網賽/謝淑薇續寫「贏詹家就奪冠」魔咒  狂救球主持人驚呆 

林子偉熱身賽掃二壘安打 單場2安打再度貢獻打點

沖繩現場/巨人對戰火腿 雙轟陽岱鋼與打擊率6成15大王同場

ABL/吳永盛對未來採取開放態度 夢想為中華隊出征

讀者回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