運動雲

上一屆奧運還是陪練員! 他「逆襲成功」代表台灣出戰東奧

記者顏如玉/專題報導

東京奧運結束後,不少奪牌選手都呼籲外界重視背後的訓練團隊。事實上,陪練員為了擔任正選選手的假想敵,都擁有一定的實力,有些甚至能「逆襲」成為代表隊的一員,像是跆拳道國手黃鈺仁便是如此,2016年里約奧運還是陪練員,但在東京奧運卻一舉代表台灣出賽。

▲▼          跆拳道國手黃鈺仁   。(圖/記者洪偵源攝)

▲跆拳道國手黃鈺仁上屆奧運還是陪練員。(圖/資料照)

[廣告]請繼續往下閱讀...

陪練給專屬陪練 甚至超越正選

陪練,顧名思義就是「陪著國手訓練」,提供他在練習上所需要的一切,包括「麟洋配」—李洋與王齊麟、三屆奧運桌球國手陳思羽都說,有了專屬陪練,就不用特地去跟別人借選手,「不然你借一下我借一下,就浪費不少時間。」

不只要和正選選手練習,有時若選手有需要,陪練還需要模仿他國選手的技術動作,東奧拳擊國手林郁婷提到,自己在2020年奧運亞大區資格賽中,最深刻感受到陪練員給予的幫助,當時自己最大的對手是2016年里約奧運銀牌的中國選手尹軍花,因此麻煩和他訓練最久的學弟李承威,去模仿對方的技術、策略。

「這個學弟真的做得很好,加上他又是男生,一定比女生快速又有力,模仿到做得比當事人還好,」林郁婷坦言,這樣帶來更高強度的刺激,「如果我面對學弟都可以快速做出反應攻擊,那我上場面對這個中國選手的時候就比較得心應手。」最終林郁婷也如願在資格賽8強橫掃對手,拿下奧運門票。

▲▼拳擊林郁婷陪練員。(圖/記者張克銘攝)

▲拳擊林郁婷與陪練員,左起王威霖、林郁婷、劉宇珊、李承威。(圖/記者張克銘攝)

陪著訓練更有凝聚力 團隊共同進步

外界不知道的是,許多陪練員其實都還是現役選手,雖然幫助正選選手練習,他們多數都還懷抱國手夢,甚至是更遠大的目標。陳思羽表示,「當初徵選陪練員的時候,其實也有非現役選手的人來徵選,但我覺得還是要找現在還正在打球的人會比較好,會有一種向心力,因為兩個人都在線上,可以一起打拼一起努力,可以共同進步。」

一般來說,正選選手出去比賽,陪練也會跟著去,不過受到疫情影響,加上隔離時間,一趟公開賽來回可能就要花上半個月甚至一個月,陳思羽表示,若台灣當時有比賽,她會希望自己的陪練留下來參賽,「他還想拚,我就會鼓勵他,而且他和其他男生打,有進步的話回來再跟我打,我也會進步。」

黃鈺仁也舉例,跆拳道的正選選手和陪練員,差別只在國手選拔賽時的名次,「所以其實有時候陪練也有自己的公開賽要參與,不過出去比國際賽再回來,不只自己會有不一樣的刺激,他幫助的那個正選選手也會有新的刺激,兩人都會有所提升。」

也因此,即使是個人單項運動,若有一個團隊的支持,也能有更大的動力往前衝。陳思羽、林郁婷、黃鈺仁都不約而同提到,其實陪練最大的幫助,還是能幫團隊提升凝聚力、向心力,大家一起為同個目標拼搏。

▲▼陳思羽和陪練員蔡淳佑。(圖/蔡淳佑提供)

▲陳思羽和陪練員蔡淳佑。(圖/蔡淳佑提供)

陪練也有機會成為國手,但得先熬過這一段

雖然正選選手得獎時,陪練員不能站上領獎台,但這卻會是一個動力,推動他們前進。像是黃鈺仁,原先就是陪練員,「我之前也是2016年里約奧運國手、現任桃園體育局長莊佳佳的陪練,但我心態比較樂觀,努力去把自己不足的地方補足,漸漸和教練的默契變好,那就可能是下個國手。」

不過,目前台灣的陪練體制不完善,最大的問題「福利」、「薪資」,長遠來看,對體育發展進步都是一種阻礙。這個情況,自己找陪練員的陳思羽最懂,「因為薪水不多,根本沒人要當,大家會覺得還不如去外面工作。」黃鈺仁也說,要找人擔任陪練,起碼食衣住行不能缺,「畢竟一次幫忙都是半年起跳,若陪練連食宿都有問題,也沒辦法安心下來幫忙。」

誠如麟洋配在奪金後受訪時所說,選手是一個小團隊,每個人都是這塊獎牌的重要功臣,呼籲多多關注這些幕後幫手,「他們的福利,其實相較選手起來,算是比較不完善的,希望說如果真的有機會的話看可不可以提高,畢竟沒有他們的防護、訓練、叮嚀真的很難走到今天。」

陪練員沒有選手的光環,吸引不到鎂光燈的焦點,他們是隱身金牌背後的影武者,但他們的付出與努力,絕對值得外界肯定。

▲▼金牌背後專題—麟洋配的陪練員,李芳至(紅衣)、李芳任(黃衣)兄弟,張課琦(高)、柏禮維(矮)。(圖/記者湯興漢攝)

▲麟洋配及陪練員,左起李芳至、李芳任、王齊麟、李洋、張課琦、柏禮維。(圖/記者湯興漢攝)

分享給朋友:

熱門新聞

震撼彈!洪總傳出請辭 悍將人事大地震

戴資穎奪年度最佳女運動員獎 中國網友喊爭議大:陳雨菲不配?

德保拉挑戰年度MVP二連霸 將缺席無法領獎

兄弟總冠軍3洋投 象魔力、華德茲還沒談約

重磅消息!兄弟宣布簽下洋投泰迪 與德保拉組先發左右護法

味全龍季後不釋出球員 葉總規劃新作法

讀者回應